fulao2子域名

“呵欠,渣哥,咱们都跟林瑶两天了,也没发现什么料,到底还要跟多久啊?”

“闭嘴,去,买两杯奶茶过来!”

“哦,是。”

下午五点。

一辆黑色面包车停在京都卫视对面,一个头发略显散乱的小白脸推门下车,朝几百米外的奶茶店跑去。

年轻人脸上带着疲惫,一边小跑嘴里一边嘀咕:

“渣哥也不知道怎么了,网上那些林瑶的黑料明显就是假的,他干嘛非要来跟林瑶啊?呵欠,困死了!”

他跑到奶茶店,要了两杯加热的珍珠奶茶,等候的期间,下意识地扭头看向京都卫视办公大楼的门口,喃喃自语道:

“你别说,这林瑶确实长得漂亮,唱歌也不错,不给别人活路啊,怪不得要被黑。”

就在一个小时前,他和渣哥跟着林瑶的车开到了这里,并目送林瑶走进了京都卫视。

对当红明星们来说,这是很正常的行程,估计就是去赶一个通告。

如果狗仔们遇到这种情况,通常是不会浪费时间白等的。

孤高少女假日放空自己惬意慵懒

就算某个明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也不会大白天的在工作时间乱来。

真要抓货,那也得在月黑风高的晚上,那才是人前光鲜的明星们露出真面目的时候。

白醇虽然入行时间不长,但这种常识他还是懂的。

但令人奇怪的是,渣哥并没有按常识行动,而是选择了在这里无意义地守候。

而比这更奇怪的是,这种无意义地跟踪,渣哥已经持续了快两天了。

自从前天网上开始流传一些诸如林瑶假唱、整容、上学时曾是不良少女之类捕风捉影的传闻之后,

渣哥就像是着了魔一般,开始二十四小时紧跟林瑶,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两天了。

在这两天里,除了发现林瑶正在录苹果台的某个新节目,以及林瑶的父亲来到京都看望她之外,根本没有抓到任何值钱的货。

白醇最初还对林瑶的美貌惊叹两句,后面就困的不行了。

偏偏渣哥一直都很有精神,并且特意拿了个单反出来,拍了林瑶无数张照片。

搞得白醇一度以为他们不是狗仔,而是摄影师。

“这些传闻一看就很拙劣,连一丁点实锤的东西都没有,渣哥不可能看不出来啊,唉,干嘛跟这么久?”

白醇叹了口气,等奶茶坐好之后,提着口袋回到了黑色面包车里。

把奶茶从口袋里拿出来,插好管子,递给渣熊。

渣熊头也不回地接过奶茶,眼睛依旧盯着平静的京都卫视门口。

白醇拿出另一杯奶茶,吸了两口,实在忍不住了,终于对渣熊问道:

“渣哥,咱们白蹲了这么久,到底图个啥啊?”

渣熊没回答,依旧紧紧盯着对面,倏地眼睛一亮。

“她出来了!”

白醇转头一看,果然看到林瑶走出了京都卫视的大门。

今天京都又降了温,还下着雨,林瑶穿着白毛衣,外面套了件军绿色的长款棉服,头上戴着顶白色贝雷帽。

裤子也穿的挺厚实,估计里面还穿了秋裤的。

看得出来,林瑶挺怕冷的。

不过即便穿的有些臃肿,但依然难掩她那柔媚清丽的气质。

因为在录综艺,她身边跟着不少人,但一眼望过去,你的眼里依然只装的下她一个人。

这大概就叫天生丽质。

“啧啧,真尼玛好看。”

白醇虽然已经跟了林瑶两天,但每次看到这个女人时,还是会忍不住发出赞叹。

“诶渣哥,你说林瑶到底整过容没有?”

反正跟到现在也没什么料,无聊的白醇干脆八卦起来。

“整个屁啊整!你特么猪脑子?!还要老子再教你一遍怎么判断女明星整没整过容?!”

渣熊目不转睛地看着林瑶,嘴里对白醇骂了一句。

白醇猝不及防被怼了一顿,眨眨眼睛,委屈地道:

“那渣哥你说到底是谁在黑林瑶?”

渣熊这次终于稍微转了下眼珠子,瞥了白醇一眼,然后又迅速地转回去继续看着林瑶,似乎生怕错过哪怕一秒钟的时间。

“你傻逼啊?这都想不到!你想想下个月娱乐圈有什么大事?”

白醇想了想,忽然一拍大腿:“卧槽,金曲奖?!是林瑶在金曲奖上的竞争对手?”

这时渣熊正拿着单反不停地对着林瑶拍照,没空理白醇。

林瑶很快上了保姆车,车子缓缓启动。

渣熊放下相机,瞪了坐在驾驶座的白醇一眼:“愣着干什么,跟上去啊!”

“渣哥,已经在跟了。”白醇其实早就发动了引擎,只等着林瑶的保姆车稍稍驶远一些,就会跟上去。

这也是狗仔的常识,不能跟的太近。

但没想到就这都被莫名其妙地骂了一句,他只得赶紧启动车子跟上。

卧槽,这两天渣哥心情好像不太好啊……

心里一边吐槽,一边小心翼翼地看一眼渣熊,最终还是忍不住嘴欠道:

“渣哥,咱们到底为什么跟林瑶啊?”

渣熊沉默片刻,像是在回答,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我就是想看看,她到底是不是装的,如果真是装的,那就当我做了一回傻逼,以后老子再也不信这圈子里有好人了。”

渣熊的声音有点沙哑,这两天京都降温降的有点猛,在车子里守了一晚上,他也感冒了。

“咦?渣哥你不是说过娱乐圈里本来就没有好人吗?”

白醇没听懂。

“关你屁事,要你特么的懂了?!好好给老子跟着,跟丢了老子扔你下车!”

渣熊眼珠子一瞪,又开始骂人了。

“好好。”白醇缩了缩脖子,赶紧专心开车,不敢多嘴了。

不过,他心里忽然隐约有了种猜测。

渣哥跟着林瑶,好像不是为了抓货,而是只为了亲自证明那些负面传闻的真伪。

仅此而已。

白醇觉得这个猜测有点不可思议,于是,他试探地问道:

“渣哥,如果有人出钱让咱们找林瑶的黑货,我们接不接?”

渣熊依然看着前方那辆保姆车,但眼神似乎变得有些飘忽。

黑色的面包车里突然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良久,响起一道沙哑的声音:

“接……”

像是听到了渣熊的回答似的,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有人给他专门接活的微信号里发来了两条信息。

一条是转账两万块的“订金”。

一条是文字内容:

“找林瑶的黑料,要一锤钉死的,如果办成,价格你提,绝不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