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b动态图

谭金和老霍俩人听得入了迷,看到我没有再往下说,急忙对着我询问道:“然后呢,那颗柳树有没有被砍?”

“那柳树这么邪肯定没人敢动,你俩别着急,我慢慢讲。”我喝了口饮料继续往下阐述着刚才没有讲完的故事。

“那颗柳树在连续出了两回事情之后,并没有遭到砍伐,而他身上所带有的那种邪乎的故事也在村民口中传开了,一来二去附近几个村庄的村民谁也不敢再靠近那棵树。”

“直到有一年冬天,一个流浪汉流落到了马家沟,晚上居无定所,便住在桥底下,谁知第二天被人发现时已经冻死在了桥边,他的模样十分凄惨,眼睛大睁着,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一样,感觉就像是被活生生的吓死的!”

可故事还没有结束。

流浪汉死后,有人在晚上路过桥头时竟然亲眼看到流浪汉竟坐在桥头上,而且还笑眯眯的看着路过的行人,见到这一幕,行人不寒而栗哪还敢停留在那个地方,匆匆离去之后,直到第二天才向家人朋友聊起这件事。

原本被人被传的邪乎的柳树又被加了浓浓的一笔,蹊跷的事情仍然存在,村庄里的每个人似乎都见过那个早已死去的流浪汉,这让大家都不敢去接近那颗柳树,也不敢让自己的孩子在柳树旁边玩耍,生怕被鬼抓走。

而在那之后,有一天一个村民干完农活回家,平日里这农民并不相信鬼神之说,再加上为了抄近路尽快回家,便路过那棵柳树旁边,他在柳树旁闻到了一股腐烂的气味。

这可把农民吓了一跳,急忙回到村子将事情告诉了村里的人,村民们提起胆子一起来到了柳树旁边寻找腐烂的气息的源头。

很快便找到了源头,在树顶端的一个坑洞内,竟然有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不过那孩子早已死去,化作了一团腐肉,上面早已爬满了蛆,而一旁围观的村民别忍不住吐了。

正是因为这些偶然的事情加剧了村民们对柳树的恐惧。

村民们也在一起商讨过,要不要想个办法将柳树砍伐,他们可不想长时间生活在恐惧之中,但一来二去谁也不敢对那棵柳树动手,这件事情只好罢免,然而每当晚上路过柳树或者离得老远时,便看到一个流浪汉坐在桥头也能够听到阵阵的婴儿的啼哭声,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爱摄影的文艺女青年森女系写真

“婴儿?”谭金不解的看着我。

我解释道:“听我爷爷说是村里面一个女人怀了一个负心汉的孩子,他又不打算抚养这个孩子,于是在生出来的时候就将孩子扔在了那棵柳树里,至于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真是够残忍的。”谭金听完之后忍不住奚落了一句。

故事从那就结束了。

小时候我也去过柳树旁,但我并没有见到过像爷爷所说的那些事情,所以我对于这些事情一直都是不相信。

可能那只是爷爷为了防止爬到柳树上编造出来的谎言,至于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我也没有去询问村庄里面的人。

车辆快速的行驶着。

突然从车那边传来了一声尖叫,尖叫声非常凄惨。

我和老霍谭金三人紧皱眉头,赶紧朝着尖叫声的位置跑了过去。

在一个车间内已经有人围了过去,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隔间内,甚至就连旁边的行人也都凑了上来,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透过缝隙看到了一些。

一个人大张着嘴巴倒在了地上,七窍流血,死相十分恐怖。

“嘶”

看到眼前的尸体,众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更有甚者已经忍不住跑到外面吐了,那人的尸体实在太恐怖了。

房间里似乎还有其他人,等车上的乘警来了之后便把旁边围观的人驱赶了,好巧不巧那人正住在我们对面,我们坐在门口将门打开,完可以看到里面所发生的事情。

我仔细的观察着那个男人的尸体,出于本能,我想判断一下他是不是由于鬼的原因才是如此恐怖的死在房间内。

但除了七窍流血的症状之外瞧不出其他的事情来,仔细的观察能够发现,从他的鼻孔中似乎爬出了一个白色的肉虫,那个肉从很不起眼,爬出之后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目光中。

我注意到了这个异常之处。

看来这个人的死不简单。

火车上的乘警带着刚才那房间里的女人走到了我们的房间内:“先生,刚才那间房子出了一点意外,你们这里还有空位,我就将这位女士先安排在你们的隔间内。”

我们没有任何意见。

那个女人明显有些恐慌,走路的时候失了神一般,我余光撇了一眼。

虽是大热天,可这女人穿的十分火辣。

上身一件短t恤衫,下面仅仅是穿了一条超短裤,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儿聊了这么久的天看到这样火辣的女人走到我们车间内也没了那个聊天的心思。

不过多了这么一个人,我们的隔间内确实有些尴尬。

三个人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聊些什么才好,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床铺,我的目光仍然在撇着那个女人,就在这时,我发现那女人的身上似乎有和刚才老人身上一样的肉虫。

我赶紧上前一把将那个肉虫抓住,当即便捏死在了手中。

一股腥臭的气味。

别看那虫子虽小,但所发出来的气味实在难闻,老霍撇了一眼谭金嫌弃的说道:“咱们这房间里还有女生,你小子要放屁就上外面去。”

“你可别血口喷人啊,该不会是你放了屁想扣我身上吧!”谭金捂着鼻子一脸鄙夷的看着老霍。

“你俩别吵了,这可不是什么屁味儿。”我将手上捏死的肉虫递了过去,让他们两个好好瞧瞧这东西是什么。

刚才的那女人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也吓了一跳,尖叫一声,抱着床上的枕头缩到了角落的位置,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杀人犯。

“大妹子,你可别害怕,我们是好人。”谭金笑着说道。